<fieldset id="BlJue"><b id="BlJue"><ul id="BlJue"></ul></b></fieldset><nav id="BlJue"></nav>
        <optgroup id="BlJue"><keygen id="BlJue"><del id="BlJue"></del></keygen></optgroup>
        <caption id="BlJue"></caption><ins id="BlJue"><noscript id="BlJue"><object id="BlJue"><i id="BlJue"></i><link id="BlJue"><li id="BlJue"><small id="BlJue"><video id="BlJue"></video></small><span id="BlJue"></span></li></link></object></noscript><datalist id="BlJue"><bdo id="BlJue"><li id="BlJue"><td id="BlJue"><tfoot id="BlJue"><ins id="BlJue"></ins><i id="BlJue"><tbody id="BlJue"></tbody></i></tfoot></td><sup id="BlJue"></sup></li></bdo></datalist></ins>
        • <th id="BlJue"><del id="BlJue"></del></th><span id="BlJue"></span>
              1. 《月上重火》男主上官透内心独白篇(11-15集)

                剧情网 2020-07-13 10:31:33

                男主篇 第三章:身世之谜真相大白,安平县再遇重雪芝

                重雪芝身陷囹圄,宇文穆远却立刻成了重火宫宫主,我不过是让无命稍加试探,他便迫不及待赶来月上谷一探究竟,实难让我不怀疑他有叛逆之心。可是,当我在重雪芝门外听见宇文穆远所言,句句真诚,我也自当以误会他之事,郑重的道歉。

                兵器谱大会在即,但重雪芝此时不适宜大张旗鼓,跟着宇文穆远赶路。我不能回应一份真挚的感情,可护重雪芝周全是我此刻唯一能做之事,即便她有意拒绝,我也不可能随她胡闹。

                自此后,重雪芝总是刻意与我保持距离,言语生分,仿佛是身为我的累赘而心有不安。如此这般,让我心中刺痛,与她之间似乎再也回不到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等我们赶到东都,宇文穆已远略施小计,以心经相诱,便将偷盗莲神九式的人被成功抓获。本以为兵器谱大会不会出现变数,却不想,重雪芝还是不慎受了伤。我将她护在怀中,即便与整个武林为敌也在所不惜,从我选择一同来到东都,便已经做好了承受后果的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住所内,当重雪芝在我面前奄奄一息,却又不肯让我治疗,拒绝我的守护,我才更加深刻地知道,她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。重雪芝是那么不经世事,江湖险恶未曾经历万分之一,往后我不在身边,她又该如何;ぷ约。

                重雪芝昏迷在我怀里,她曾说过,我不可能护她一世,总会有分开的那一天,那么如今,我将一身功力传于她身,便是找到了两全其美的法子。一切皆为命运弄人,或也怪我没有足够的勇气,只是任何付出,不言后悔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不告而别,我也该启程去往峨眉寻找自己的身世秘密。从姨母口中得知,玲珑剔透是娘亲为我亲自所取之名,娘亲爱上了贪图权贵,早已娶妻生女的父亲上官行舟,最后落得难产而亡的惨淡下场。我才知道,为什么养母对我刻薄如此,父亲又为什么送我去灵剑山庄习武,最后不管不问。

                当我的剑架在父亲的脖子上,看着他甘心受死。我恨他不顾身份贪恋不该奢望的爱情,却又亲手将爱人长埋厚土。上官行舟给了我生命,却给不了依靠,将我丢弃在灵剑山庄,任人肆意欺负毒害,他却从不在我的身边。我不知道究竟是该恨他,还是该恨下不去手的自己,也许不见,方才是彼此放过。

                喝酒是为逃避,月上谷被人称作世外桃源,又何尝不是一种逃避,与林畅然前辈月下对饮,几句话开导我心。父亲想要原谅,可他当年将我丢弃又是为何,父为子纲,逃避从来不是解决问题办法。也许林前辈说得对,不愿相见又如何能知道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  重回国师府,心境已全然不同,刚踏入堂内,便听闻安平县一带瘟疫肆虐,百姓苦不堪言。父亲分身乏术,不论是为他还是为了百姓,也该当担下这份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驱赶马车,来到安平县,病人皆被集中收容到医馆,让百姓还能正常生活,可是眼下根本没有治病的办法,唯有让无命去月上谷请殷赐前辈或有一线生机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本意在医馆照顾病人,竟因此有缘与重雪芝再次相遇,可以再次与她日夜相处,携手面对眼前的困境。一年未曾相见,她似乎变得更成熟稳重,却仍旧是那个至纯至性的重雪芝。

                因不受医馆夫人推搡,让重雪芝得知自身突飞猛进的内力从何而来,我心中坦然,若谈亏欠,便慢慢偿还亦无不可。如今,还能与她像过去那般,在月下促膝长谈,倾诉心事,这样的重逢便是命运最好的安排。

                不久后,林奉紫的到来让我意外,不论儿时恩怨如何,我与她也无半点牵扯。心知林奉紫属意与我,不论是为她不受疫病连累,还是彻底对我死心,唯有狠心绝情,方可达到目的。既心中无意,便不该让她有任何的期望。

                评论

                相关推荐